8周刊[第133期]

8周刊[第132期]

8周刊[第131期]

8周刊[第130期]

[全文转载]今年清华附中特长生招生中的黑暗一幕

今年清华附中特长生招生中的黑暗一幕

方刚

小升初招生的黑幕,我今天亲身领教了。

如此不公正的事情,如果发生在我的身上,我可能会选择沉默。但是,发生在孩子的身上,沉默便是犯罪。

幼小的心灵从小就要体昧这个社会的黑暗与不公,我为中国的教育界痛哭!

我的儿子,三岁开始学画,整整九年,考下水粉六级,速描八级,多次获全国绘画比赛、海淀区绘画比赛的大奖。在他学画的学校,他的绘画水平是百余个孩子里最 高的,教他的老师也多次说:这孩子非常有艺术天份。孩子的理想,便是考上清华附中的美术特长生,未来从事艺术创作。他的老师说:如果真是凭画的水平录取, 他考任何一个学校都绝对没有问题。

但是,我们也听到了太多这样的告诫:现在北京小升初,都是靠关系,是“考家长的社会关系”,“都在送钱,否则没有机会”。我们不是不想找,但找不到送钱的 关系。有人传授经验,当年就是找到管事的人,直接给两万现金。但是,一方面我们的作人风格做不来这样的事,另一方面也太过于自信了。我们的目标是考清华附 中的美术特长生,我们想,即使有一半的人走后门、送钱,总应该还有一半的名额给真正有水平的孩子保留吧。

我们还是太单纯了!

2010年5月22日上午,我们参加了清华附中的小升初特长生考虑。考试2个半小时,我的儿子一个小时就画完了画,他又仔细修订了半个小时,九点半第一个交卷出来。儿子自信地说,他那个考场约20个考生,他是最好的,许多人画的“惨不忍睹”。

我们相信他的判断,因为孩子四处学画,他的妈妈每次都陪着他,整整陪了九年,几乎也成“画家”了。她看了太多同级学生的画,深知儿子的绘画水平。儿子兴高采烈,我们也兴高采烈。

儿子学画的班里,还有另一个同学也参加了今天的考试。那个学生,与我儿子的水平相差甚远,是有目共睹的事。整天在一起学画,我们太了解了,差的不是一点半点,是层次上的距离。

但是,5月22日晚上6点,这个学生却收到了清华附中的录取通知,我的儿子则没有。

我们不敢相信,打电话核实,我的儿子确实没有被录取!

当然,清华附中录取特长生也考文化课,上周日上午,我的儿子和那个同学都一起参加了文化课考试。我儿子文化课的成绩,也一向比那个同学强许多。儿子的英语,考下过三一口语六级、PET、BETS2三个等级证书,能够同时考下有这三个证书的小学生,极为少见。而且,孩子还发表过5篇作文,数学成绩也堪称优秀。清华附中的文化课考试后,我的儿子直说“简单”,自己预估英语和语文应该得满分。而那个被录取的学生考完出来后,直喊“难”,许多题都空着没有做。

但是,事实是,他就被录取了,而我的儿子没有被录取!

我们终于相信了一直不愿意相信的:小升初的考试,布满了暗箱操作,太不公正!

我们希望能够得到合理的解释,讨一个说法,于是,在当天晚上8点半,赶到清华附中,见到了教务主任朱培。

朱老师给我们的解释是:考试绝对是公正的,是请校外专家来对孩子的画进行评分的,附中的老师完全不参与。

明眼人都知道:虽然确实可能是有校外专家评分的形式,但是,这完全不会影响暗箱操作的进行。不然,怎么解释:为什么水平相差如此大的两个学生,差的被录取了,好的没有被录取。

我们当然不会怀疑校外专家的水平,我们怀疑的是,这种形式上的“公正”如果遇到贪腐、黑心的人,倒底能够得到多少有效的维护?

如果不是我们偶然间正好和那个同学一起学画,我们也不会发现这样的内幕。许多没有被录取的孩子,家长还以为是公正的考试呢!

我们要求看考试的画卷,被拒绝了。

我们要求把我们的意见反映给主管校长,朱培主任做到了。她很认真负责,态度也非常好,很理解我们,更是几次打电话给领导进行沟通。但是,她给我们的最后回复是:主管领导说了,考试是公正的,你们如果不满意,可以向教育局投诉。

我们当然会投诉,但是,我们要求保全证据。因为有些在考试中贪污了的人,为了保护自己,必然会对那些学生的画做手脚。这个要求,被朱主任拒绝了。

这时我们有两个选择:要么选择奋争,我们知道这几乎不会有结果。要么选择沉默,但是,我们无法面对孩子纯真的眼睛,幼小的心灵。

在过去9年间,他辛苦地学画,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?!

在过去的一年间,他每天都惦记着要考上清华附中,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?!

在过去的一个月间,他每周都要练习三幅画,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?!

我们,这些成年人,有什么权利,如此伤害孩子的心灵?!

曾有一位家长对我说,他的女儿学钢琴八年,多次获奖,也是有目共睹地出色。但同样因小升初中暗箱操作没有被录取,那之后,孩子再也不碰钢琴。提到弹琴,她 的眼里便含有泪水……一个个幼小的心灵,就是这样被我们一些所谓的名校的、为人师表的、蜡烛成灰泪始干的人类灵魂工程师强暴了!这是心灵的强暴!最无耻 的、最惨烈的强暴!

我们,还能再选择沉默吗?我们不仅要给儿子一个交代,我们更希望,未来的孩子们能够少承受一些这样的不公正!

于是,我们在夜里9点40左右,打110报警,希望警察赶到清华附中保全证据。

朱培主任几次要离开,被我们拦住了。我们向她道歉,请她谅解,承认我们不应该这样做,但是,也请她配合警察的执法。

约10点10分,两位警察到了清华附中,陪他们进来的,是一位中年男子。我问:“您是校长吗?”他说不是。但后来上网查,他确是清华附中的副校长施平,照片在这里:http://www.qhfz.edu.cn/gaikuang/lingdao.htm

我们向警察提出:我们怀疑存在考试舞弊,以及受贿行为,这是触犯国家法律的。我们希望能够保全证据,将今天美术特长生考试的画卷全部由警察封存,或者,至 少让我们看到,拍照片保全。因为我们相信,那被录取的孩子的画,和我的儿子的画,一旦放在一起公开,稍有理性的人都能够看出孰优孰劣来。

警察问施平校长:“能让他们看画吗?”

校长说:“不能。”

朱培主任曾说,画没放在她手上,她拿不到。即使如此,校长到了,还不能拿到那些画吗?考生家长没有权利“查卷”吗?!非不能也,是不为也。为何不为?世人皆知!

警察再向他的领导请示,可否按我的要求保全证据。他的领导回复:警察没有这个义务,所以,没有办法配合。而且还暗示说:如果我们再不走,可能会因为干扰学校教学(半夜有教学吗),而构成犯罪。

就这样,弱者的、被欺凌的、小人物的对不公正的抗争,再一次失败了!

我们当然会继续抗争下去。星期一,我们就会向教育局投诉,我们会向媒体控诉。但我们清楚,没有人可以还我们一个公正!甚至那些学生的画,就在今天夜里,都会被某些做贼心虚的人加工了!

明知没有结果,我们仍然会抗争。

我们希望通过这抗争,让一些家长警醒了!教育的公正,只存在于神话中!要么你准备好花钱送礼,要么你就准备好接受不公正。我们不要再做梦了,不要再让孩子和我们一起做梦了!梦被催残的时候,他们幼小的心灵何以堪此重负?!

想着孩子在过去九年的种种付出,我欲哭无泪!

如果没有公正的考试,为什么还要考呢?你们可以直接私下操作呀!现在这样的考试,不就是用来催残和伤害一些孩子的心灵,同时教会另一些孩子学会不公正?!

那些参与到舞弊中的教师: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还有感到羞愧的能力,如果有,我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这样伤害其他孩子!

那些拿了别人钱财,受贿的人民教师: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还有感到羞耻的能力,如果有,我希望你们把那些钱捐到灾区去,帮助更多的孩子!那也是一个对被你们伤害的孩子说得过去的弥补。

那些同样为人父母的教师: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懂得“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,如果你们还残存有一些良知,那就不要对别的孩子一套,对自己的孩子一套。那样很虚伪,很无耻,你们的孩子也会和你们学,你们知道吗?

明天早晨,我还要面对我的儿子。想到这一点,我再次泪流满面。

无论如何,我会告诉我的孩子:是金子,总会闪光的。我们今天受的不公正待遇,只应该使我们更加奋勇地前行!

我还会告诉他:有一所学校,叫作清华附中,它没有录取你,那是它的耻辱,不是你的耻辱!如果它今天还不知道它做了多么卑劣的事情,你要让它有一天知道这一点!要让它的耻辱,永远烙印在它的校名上!

中国只有一个清华,清华的耻辱绝不是这一个!

2010年5月23日凌晨30分

面对“清华附”事情,儿子和我的对话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67a5c960100j7k9.html

求公正,家长联署启动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67a5c960100j74v.html

(欢迎媒体采访,欢迎有同样经历的家长结盟,邮箱:fanggang@vip.soh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