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编辑观点]滔滔民意

前几天8周刊全文转载了《5.12地震遇难学生家属的短信》,结果不出所料滴立即导致verybs被列入黑名单——至少目前上海电信的ADSL线路需要穿墙才能访问。

BTW:在《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》 曾经提到上海电信17号晚上忽然发生无法访问外地网站的情况,现在已经可以更加怀疑是在国内建立挡墙——或者是类似绿坝之类的东西。因为我发现只要访问过 不太河蟹的东西,之后访问上海以外的网站速度就会立即明显变慢,很可能是被列入内容重点过滤,要一段时间以后才能恢复。另外,国内的电信托管机房中应该都 已经建议起类似绿坝的东西,所以访问一些国内网站时常常会出现莫名其妙的过滤结果。

虽然地震已经过去一年多,热闹的闹运也已经过去一年了。然后很多事情也就“被”忘记了,除了CCAV的歌功颂德,我们已经不大看得到其它关于汶川、北川、绵竹、汉旺、什邡……等地的消息。所有留下的信息不过是可能并不真实的遇难人数数字。

即 使是通过非官方的渠道,所能得到的就是一些坏消息——外地记者进入震区采访遭遇了重重阻力,民间组织的调查人员甚至受到国家强力机关的处置,比如目前仍然 被羁押的谭作人。官方给出的抓捕理由是他的一篇关于六4的纪念文章能“颠覆国家政府”——这个国家政府也太脆弱太没自信了,简直就活该被颠覆——然而实际 的原因地球人都知道:那就是他积极参与了艾未未发起的关于遇难学生姓名的调查。

我非常支持艾未未发起的这个调查活动。因为在官僚们看来,草民不过是一些数字,并且是它们所不关心的数字。但对于失去亲人的家庭和遇难者的朋友来说,这些都曾经是活生生的人,他们不是那数以万计的遇难者或失踪者数字中的“1”,而是他们生活甚至生命中的一部分。

想起去年在无忌看到一位我所敬佩的法师“情色悟空”北川的张明辉在地震中遇难的消息时,我很难过。虽然即使以网友而言,我也只不过是他的帖子的读者而已,然而在我看来,他就是我所认识的——。而对于他的朋友们来说,这种感情上的伤痛则显然更加难过,比如同为无忌法师的中性灰兄写的纪念文章《汽笛响起,我不敢遥望北川……》。

那四百多条短信又何曾只是短信,那是数百个失去生命的“”和数百个破碎的家庭。

是的,在那数以万计的遇难者或失踪者数字背后,每一个“1”都对应着“”。

然而让人失望的政府却仍然没有能够做到对“”的认识。官僚们所能认识的只是救灾款或赈灾捐款的金额数字,在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尽可多地扒拉点到自己的口袋里。或者如短信里的一些家长所说,踩着遇难者的尸体在官场里向上爬。

在这些短信里,我们看到了滔滔的民意。而官方的封杀意味着,它们不但不听不进民意,还不让别人知道这些民意存在。它们想做的就是在它们所制造的黑暗里强奸民意。

它们不但这么想,还这么做了。它们不但强奸民意,还强奸了民意主体——人民。最可恨的这已经不是什么象征手法,而是实实在在发生在北京的事实。

所以8周刊全文转载了《南方周末 – “灰色宾馆”强暴事件》。

世界上之所以会有访民,正是因为民意在当地得不到表达,所以一些天真的人民以为在北京会有青天大老爷会为他们说话,于是历尽艰辛来到北京。没想到等待他们的却是暴力截访和“聚源宾馆”这样的黑监狱。

而发生在黑监狱的强奸访民事件,正是官方对民意赤裸裸的强奸。而它们的无耻下作简直超出了人类想像的极限。

上访的人民自然是某种民意的代表,而能够得到媒体关注的访民又只是庞大的访民群体中的“一小撮”。

CCAV之流总喜欢说“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群众”,但是人民知道,这一小撮才是滔滔民意真正的三个代表。

8周刊不能代表什么,但全文转载这两篇文章至少代表了我的立场。